阅读文章

我宇歌虽然还配不上明姗公主

[ 来源:http://www.bjyhkc.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5

奔火侍卫将拿云五花大绑地押上了王殿,但是拿云流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仿佛是被请上来的一般。奔火王一见到拿云,大声笑道:“呵呵,原来是傲大侠,没想到朕有心要将你栽培成我奔火大陆的猛将,而你不但不肯领情,偷偷地溜出了皇宫,竟然还当刺客了!”“谁是刺客了?”拿云郁闷地应道,“我只不过是没经护宫侍卫的允许,直接绕过他们来找大王叙旧而已,而王宫那些侍卫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当成刺客,还用这种礼数来待我。”明姗公主看到拿云来到奔火皇宫,不禁喜上眉梢,她还担心火隐如果不能跟踪到拿云,那她可真不知要到哪里去找他,没想到他却自己送上门来!她喝斥侍卫道:“你们都不长眼睛了,这是在神鞠手傲大侠,哪是什么刺客?快快把他给松绑了!”奔火王显得有些不快,自己都还没下令,明姗就已经抢在自己前头了,这要是在平时那也就罢了,可现在静水王子在场,这样有失他奔火王的威风。不过,他也不好当场发作,谁叫自己平日里将这丫头宠坏了了呢?他向侍卫点头示意,将拿云给放了。静水王子不晓得面前的这个金面怪人是谁,他也不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很扫兴,因为今日是自己第十次向静姗公主求婚,本来是热闹欢快的场面,却被这个不是刺客的刺客搅了场。他的眼神里有些恼怒,心里却盼望着奔火王赶紧将这个金面怪人打发下去,免得又搅了自己的好事。拿云被松绑后,活动了一下筋骨,眼神不经意地一扫,已经看到站在静姗公主旁边的阿小。阿小仿佛对他的到来没有一丝的在意,她眼睛平视,看也不看他一眼。奔火王知晓明姗公主对这金面小子有好感,但今日静水王子在场,如果让王子看出这番端倪,那可不好。他正想下令将拿云先行请下去,可是他刚想开口,却听静姗公主大声地对拿云道:“傲大侠,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快快上座来,我们共饮一番。”奔火大陆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大声道:“慢着,本王今日与静水大陆的宇歌王子有要事相商,傲大侠可先行在皇宫休息,等后天本王再安排一场火鞠比赛,让傲大侠再一展身手!”听到奔火王故意将“本王”两字说得特别响,而且脸上流露出不快的神情,明姗公主这才发现自己一时情不自禁,却忘记了父王还有宇歌王子在场,赶紧开口道:“孩儿一时莽撞了,父王说得极是,不如这样吧,由阿小先将傲大侠带下去休息,如何安排再由父王定夺。”奔火王这时脸色才有所缓和,当即下令道:“就按明姗的意思去办,阿小你这次可要将傲大侠照顾好了,不要让傲大侠再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说着,他严厉地朝阿小看了一眼。阿小低声道:“王,阿小这次一定将傲大侠照顾好!”说罢,她唤了两名精干的侍卫,不由拿云分说,就挟着他出了王殿。看到拿云出了王殿,明姗公主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开始又沉默不语。奔火王干笑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对着宇歌道:“王子,刚才我们已经聊到哪里了,继续继续!”宇歌王子此刻哪有心情再陪奔火王天南地北地瞎聊,要是呆会儿再闯入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进来,那自己今日不是又白白走了一趟,他赶紧将话题引开,开门见山地说道:“大王,宇歌对于明姗公主的情谊,在此自然不必多说,宇歌只是想说现如今强国纷争,烁金大陆,浩土大陆表面上已经暂时结成了联盟,对我静水大陆及奔火大陆虎视眈眈,假如我们两个大陆能结成百年之好,那对于我们两国来说,无疑是一件强国为民的大好事。”“王子说得极是!奔火大陆虽然在五大陆之中并非实力最弱的一个国家,但是却总是有人对我们这样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心存侵吞之意,因而如若能与静水大陆结成百年之好,也消除了奔火大陆所有人民的心腹大患。”奔火王抚着火红着的长须道,“只是,不知王子与朕的一番心意,不知明姗能否理解?”说着,他转头看看明姗,希望她能够以奔火大陆的前途为重,同意这门亲事。明姗自然知晓父王的心意,可是她认为,婚事是婚事,国事是国事,两者不能混在一起,况且自己实在对面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有产生过任何心动的感觉。于是,她干脆低下头,沉默不语。说实话,奔火王从来不是一个会先征求别人意见的人,他的命令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别人休想找到任何的借口推托,只是他太宠爱明姗这个小女儿了,所以对于她的执拗,也总是一忍再忍。他见到明姗公主还是这样子,虽然心里有些恼火,却也不知从何发泄起,但碍于宇歌王子在场,他只好朝着宇歌干笑了几声。宇歌王子也很无奈,他本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之人,但自从那年他在国猎会上见到明姗的第一眼起,他就被这个浑身散发着野性的美丽公主所吸引,并在心里暗自发誓要将这个公主娶到静水大陆当皇后。但是这个公主实在是难于征服,他九次亲自求婚,却九次无功而返,真不知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打动意中人的心扉。他见奔火王也拿明姗公主没有办法,也不想扫了这个“未来岳父”的面子,婉转地说道:“难得我与大王心意相通,这也就够了。我宇歌虽然还配不上明姗公主,但是我相信我的诚意终有一天会将她感动的,而且无论多久我都愿意等。”奔火王无奈地笑道:“王子真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静水王有王子这样一个出色的继承人,不知上辈子积了多少阴德啊?本王就不同了——哎!”静姗公主看着父王和宇歌王子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实在是哭笑不得,她很想立刻就离开王殿去找傲梦天,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才是她梦牵魂绕的人。她低着头,暗暗地咬牙发誓道:“这次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让他留在奔火大陆!”从王殿出来之后,阿小还是将拿云带到了上次那间厢房,但是这次她叫了更多的侍卫守在门口,她当然不是怕拿云会逃走,而是要将这阵势摆给奔火王看。拿云一路上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要问阿小她是不是就是王小摇,但是阿小提着裙子,只顾低头往前走,似乎不想和自己多说话,他也就暂时将这股冲动在心中压了下来。进到了厢房之后,拿云见阿小在门外低头站着, 宁夏11选5彩票平台俨然是一个女侍卫的样子, 宁夏11选5中奖查询不由得笑着叫道:“阿小, 宁夏11选5官网进来坐吧, 宁夏11老是站着会腿酸的。”“傲大侠,阿小只是个身份卑微的小侍女,如何敢与公主的客人平起平坐?”阿小低声回道。拿云没办法,只好到门口要将她强行请进房中,阿小虽稍作挣扎,但还是满脸通红地被拿云拖到房间中来。“阿小,我想再问你一次,奔火皇宫内究竟有没有一个叫做王小摇的人?”拿云紧紧地盯着阿小,脑中却想起自己在若焰镇莫生客栈所见到那一个手持琵琶,动情弹唱的阿小来。阿小低头应道:“傲大侠,上次阿小已经说过了,奔火大陆之中确实没有一个叫做王小摇的人,即使有,阿小也从未听说过,你还是向别人打听打听吧。”“但是,我打听到王小摇确实是被玄炎国师带到了奔火大陆,而你,我听说你与玄炎国师关系不同一般,你应当有听玄炎国师说起这个人!”阿小微微一笑,也不再辩解,反问道:“傲大侠与这王小摇不知是何关系?为何三番两次来到奔火大陆要将她找到,莫非这王小摇是傲大侠的心上人?”“这,”拿云听到这话反而感到脸红了,“阿小你误会了,王小摇不过是我同村的一位好友,只不过她离开家乡已经好几年,却没有一丝的音讯,我也是受人之托来找她的。”阿小“哦”的一声,脸上的神情很复杂,似乎有点凄苦,又有点失望。这时,明姗公主的声音远远地从庭院中传了过来:“阿小,阿小!”阿小听到叫声,不再和拿云说话,低着头慌忙跑了出去。拿云望着阿小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要不是自己怕被玄炎老儿发现,早就直接找他问个明白了,还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地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待,天炼会就要开始了,自己要早点回去准备,还有,罗曼曼还在先修界等着自己呢。他在心中叹了口气,一时也不知要如何是好。阿小已经出去好一会儿了,拿云却一直不见那明姗公主进得厢房里来,他踱到门口,可门口除了那几个彪悍的奔火侍卫之外,她们两人均不见踪影,这让拿云很是纳闷。在屋内徘徊了许久,拿云实在是呆不住了,这次自己自投罗网就是为了能早点打听到王小摇的消息,要是一直被关在这屋内,那自己不是白来了。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明姗公主不知何时已经推门进来了,她咬着嘴唇不说一句话,一双媚眼火辣辣地盯着拿云,把拿云盯得浑身发毛。“公主。”拿云尴尬地叫了声,有时他觉得明姗公主看他时,那眼神就像是一头母狮子在打量着它的猎物。明姗公主娇笑道:“傲大侠,我早就知晓你还会来奔火大陆的,因为在这里有你舍不得的人!”拿云脑中尽量不去想记忆中明姗公主那美妙的胴体,抱拳道:“公主,其实傲梦天这次来奔火大陆还是为了找到王小摇,因为我再过几天就要出远门了,这一去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回来,所以想把好友托付的这件事给办妥了,好安心远行。”明姗公主听到拿云这番话,新闻资讯显然有些懊恼,难道眼前的这个心上人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竟然回奔火大陆就只是为了找那莫名其妙的王小摇?而且、而且他竟然要远行?她收起脸上的笑容,嗔怪道:“王小摇,又是王小摇!本公主不知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奔火皇宫内根本没有一个叫做王小摇的人,而且上次你离开奔火城之后,本公主也派人到处打听了,就是找不到这个人,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她又不是你的什么人。”说着,她背过身去,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拿云望着明姗公主生气地转过身去,苦笑了一声,也不知从何说起。明姗公主很快又转过身来,突然问拿云道:“方才在王殿时,你晓不晓得坐在宾客席位上的那个年轻人是谁?他为何而来?”拿云想起了那个坐在主宾席上那个儒雅的年轻书生,不解地道:“傲梦天向来独来独往,朋友不多,见识的世面也不多,我怎会知晓那人是谁,为何而来?”“那是当今静水大陆的宇歌王子!他是来向我求婚的,包括今日这次我已经拒绝了他十次,我真担心宇歌王子如果再来一次的话,父王会强行要我嫁到静水大陆!”一向看似坚强的明姗公主说到这时,脸上却流露出无助的神情,看来她是真的不想嫁到静水大陆。拿云听到这件事时,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其实,宇歌王子在静水大陆的口碑相当不错,除了有一些书生的迂腐气外,他儒雅,博学,善良的风范倒是经常听静水大陆的人民交口称赞,而且静水大陆的人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也总是拿宇歌王子做榜样。如果野性未泯的静姗公主能嫁给宇歌王子,那她倒也能算得上找到了一个好归宿。并且,如果静水大陆能与奔火大陆联姻,那无疑会大大地增强静水大出的实力。但是,一看到静姗的表情,他晓得她并不想嫁到静水大陆去。“公主,牛骨汤来了!”阿小踩着碎步,端着两碗热腾腾的浓汤放在了桌上。拿云看到阿小端来了香气扑鼻的浓汤,不由得心中暗喜,埋头喝汤总比与明姗公主说这些敏感的话题来得自然些。他笑道:“这汤是阿小亲手做的吧,香喷喷,真是让人忍不住流口水啊!可惜的是碗太小了点。”说完,他伸手将一碗汤挪过来,埋头就喝。静姗公主见拿云开始喝汤了,眉目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喜气,她朝阿小看去,阿小向她点了点头。于是,她也端了一碗,用汤匙慢慢地在红花瓷碗中搅了起来,那浓汤的香气更加迅速地弥漫了整个房间。拿云本来只是想借喝汤来缓和这尴尬的场面,没想到这浓汤胜似仙丹,几口下肚,他竟然觉得有点飘飘然起来,而坐在自己对面的明姗公主微笑地看着他时,他开始觉得面前一片模糊,隐隐约约中,他看见一身橙衣的罗曼曼已经坐在自己面前,那撩人的微笑是多么的熟悉……拿云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过来,但是等他醒过来时,却发现一个滑溜溜的身子正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后背。他扫视了一下周围,正是沉睡前与静姗公主还有阿小说话的那个房间。他将搁在自己肚皮上的那只纤手挪开,一转头赫然是赤着身子的明姗公主。他不由得暗自叫苦,并且感慨起自己的命运来:长大后,三次与女人的亲密接触,三次都是在昏迷中进行,而这一次他竟然惹上了这个敢说敢做的明姗公主,这下该如何是好?拿云稍微一动,明姗公主也醒了过来,不过,她却像是和夫君同床共枕一般,不大惊小怪,不拉过被子将自己的裸身盖住,也不哭着喊着要拿云还她清白之躯。她坐了起来,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子,道:“你醒来了。”“我们不是在喝汤的吗?为何、为何会喝到了这里?”拿云嗫嚅道。明姗公主接下去笑道:“是啊,我们就是在喝汤,可是喝完汤之后,你说很想躺下休息,而且非我要陪你一起躺下不可,结果你就……”她脸上飞起红云,娇笑道:“哎哟,人家不说了,反正你很坏就是了?”拿云满腹狐疑地看着明姗公主,此时此刻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难道是背上的纹身抑或是怀中的魔诅幻戒又让他走火入魔了?可是自己并没有产生那种幻觉啊!他又责怪自己没有将出出从香囊中给幻化出来,否则出出如果在,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梦天,现如今我的身子都已经给了你,我看你不如就留在奔火大陆当驸马吧!我父王一定会很高兴的。”明姗公主高兴地道。拿云听到“梦天”这两个字的时候,浑身一颤,他苦笑着,感觉自己像是中了一个圈套,好端端的一锅米就这样被煮成了熟饭,看来不把它给全部吃掉,也要端着走了。明姗见拿云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嗔怪道:“看你这副傻样,可真不像火鞠场上和方才床上那个生龙活虎的傲梦天,倒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哦,对了,为何你那脸上的金色面具一直摘都摘不下来,还有啊,你那背上的纹身可、可真让人心动。”拿云不知如何应答,他想到明姗公主要将此事告诉给奔火王,赶忙说道:“公主,梦天还是觉得此事先不要告诉给奔火王,因为现在你父王要将你许给静水王子,这不仅仅是两个家庭的联姻,而且还可能涉及到两个大陆之间的联盟,如果这时将这种事告诉给你父王,那你父王非杀了我不可,所以——”“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反正这事可以慢点跟父王说,但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什么事?”“你必须要留在奔火大陆,哪都不许去!”拿云听了暗自叫苦,事到如今,他想应当将他与罗曼曼的事告诉给她了,否则不论是对于罗曼曼还是对于明姗公主都不公平。于是,他除了将罗曼曼的身份隐瞒了之外,一五一十将他与罗曼曼的关系向明姗公主说了。说完,他等着暴风雨的来临。不料,明姗公主听完之后,却显得异常平静,看来公主就是公主,有着一般女子所没有的胸襟。她听完之后不怒反喜,她很庆幸拿云能真心相对,并且在她的心目中,英雄总是多情的,只有多情才能长久地保持着那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她对拿云道:“梦天,我并不在乎你还有曼妹这个红颜知已,你放心,你可以将她接到奔火皇宫来,我们三人定能和睦相处。”拿云听了明姗这番话,一时不知如何跟她解释才好,即使明姗公主不介意罗曼曼,还是有许多的事明姗不会明了,也无法跟她解释。“公主,公主。”阿小在门外轻轻地叫着。明姗公主和拿云穿好了衣服。拿云去开了门,见阿小怯怯地站在门口,见到拿云时,眼睛里闪过一丝怨恨,但随即又低下头。阿小进到房间里来,明姗公主问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安排好了,阿小已经命人将御林园全部清空,只留下看守的侍卫,那小瀑布也已经换过了一遍水。”阿小回答道。拿云听了阿小的话却摸不着头脑:到底要安排什么?他迷惑地看了看静姗公主。阿小却已经走过来,对着拿云道:“傲大侠请跟我来!”明姗公主笑着对一脸疑色的拿云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跟阿小去吧,就在我们初见的那个小瀑布,我先去跟父王编个借口,免得他稀里糊涂地闯了去,那就不好了!”说完,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拿云道:“对了,你还要将小银带去,我这次一要帮它好好地洗个澡。”打听不到王小摇的消息,拿云此时哪有心思去小瀑布跟明姗公主洗鸳鸯浴,但是他此时心里又乱得很,无奈之中,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主意:何不趁此机会,先行讨好明姗公主,然后再通过公主去问玄炎国师?主意一定,他对着阿小道:“我们走吧,反正去洗个澡也不是一件坏事,奔火大陆实在是太热了!”拿云随着阿小来到了那个御林园的小瀑布旁。阿小先行去叫人将瀑布的水闸移开,让水倾泻下来。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垂手站在一旁,然后轻声道:“傲大侠,阿小先行告退,你可以先行沐浴,今日我已经交待好,除了静姗公主谁也无法靠近。”说完,她就低头转身离开。拿云见阿小已经离去,想起出出和神驹来,他赶紧从香囊中将它们幻化了出来。出出显然是被闷坏了,一出来就哇哇地边叫边跳,不过看来它对御林园的这个小瀑布倒是很感兴趣。它迫不及等待地叫道:“主人,我热死了,真的热死了,能不能先洗澡啊?”拿云道:“现在不行,我们还得等明姗公主。还有一件事我要交待你,呆会儿洗的时候你可不能说话,你要是一说话,准把明姗公主给吓死了。”

  新浪财经讯 4月27日消息,早盘指数小幅高开后震荡冲高,创指涨超1%,上证50涨超1.3%。盘面上,银行、数字货币、特高压较为强势。多头持续发力,市场情绪积极,但赚钱效应一般。临近午盘,指数总体高位震荡,银行板块持续走强带动指数强势。盘面上,个股涨跌互半,炸板率持续走高,市场板块题材分化明显,资金轮动显著加快。截止发稿,沪指报2828.13点,涨0.70%,深成指报10512.37点,涨0.85%;创指报2032.26点,涨1.42%。

  新浪娱乐讯 据日本媒体报道, 为动画《凉宫春日的忧郁》配音走红的声优茅原实里曾与有妇之夫知名小提琴手室屋光一郎交往,2016年结束恋情,据《FLASH》杂志最新消息称,日前她再次被曝光不伦恋,交往新男友又是已婚男子。

,,湖北11选5投注
相关文章

新闻资讯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新疆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