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阿小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

[ 来源:http://www.bjyhkc.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等了一会儿,拿云终于看到了明姗公主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五颜六色的花蓝,身上衣服单薄。“主人,这个女人是不是就是明姗公主?穿得好少哦!”出出小声地对拿云问道。拿云暗暗地掐了一下出出的屁股,示意它不要开口说话。明姗公主走近时,看到银河神驹,那脸上喜出望外的神情让人误以为是看到了老情人。她跑过去抱着神驹的头,抚着它的头,那亲昵的样子让出出都心生妨忌。但是,明姗公主很快注意到了出出的存在,她眉头一皱,问拿云道:“这只小猫也是你带来的?”“啊?小猫?”拿云一时也无法向她解释出出不是普通的小猫,只能点头道:“是啊,这只小猫跟小银一样都是我的好朋友,它叫出出。”说完,他将出出抱起来要递给明姗公主,不料明姗公主连忙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小时候被一只野猫咬过,所以我从来不碰猫的!”出出这时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没想到自己投怀送抱都得不到面前这个绝世美人的青睐,自己枉称“古宇宙第一幻兽”的美称哪!拿云尴尬地将出出放到了地上,说道:“原来是这样,那算了。”明姗公主笑了笑,羞涩地道:“水都已经准备好了,不如——”拿云道:“不如我们先帮它们洗个澡吧!”“好啊,我帮小银,你帮出出。”明姗公主虽然心有不甘,但心想来日方长也不必急于一时,她将手指放在嘴上,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那原本干涸的山壁猛地冲出一阵水来,渐渐地形成一道源源不绝的晶莹水帘,这人工的小瀑布可真有如天工造物。就在两人两兽陶醉于这清凉的水戏之中时,将小瀑布与外界相隔的那排棕榈树旁,却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目不转睛地窥视着。这窥视者轻装短束,脸上蒙着一层黑纱,只露出两只灵动的眼睛,看来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奇怪的是,她看着那水中尽情嬉戏的两人两兽,眼睛里却流露出痛苦的神情。拿云这时也玩疯了,他干脆将上身的衣裳脱下来,尽情地享受着水的清凉,他觉着与明姗公主在一起最大的快乐就是无拘无束,而与罗曼曼在一起,他感到的是更深遂更为凄楚的一种爱情。但是拿云不晓得,就在他将上身的衣裳脱下并且转身的那一刹那,这个神秘的窥视者差点喊出声来,她捂住自己的嘴,但是脸上的那层黑纱却无法掩住她脸上那诧异的表情,她嘴里喃喃道:“小云,他果真是小云!”那声音里竟然有些抽泣的感觉。明姗公主见到拿云背上的纹身时,心里也是颤抖了一下,也不知怎么回事,每次看到他身上这个龙盘太极的纹身时,她心里总是会涌起一种体内燥热的异样之感,要不是出出和小银在场,她早就媚态百出了。而拿云将纹身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时,也感到了一种放松的快感,要不是在人界,他哪里能轻易地现出自己的纹身?出出在舒爽地洗了个清凉澡之后,悄悄地对神驹使了个眼色,就悄悄地朝着瀑布的背后踱了过去。它们虽然不是人类,但是它们毕竟都是活了好几百年的神兽,其灵性有时比木讷的人类还要高,它们也晓得这种美妙的时刻自己在场并不合适。棕榈树后的那双眼睛已经由惊讶变成了愤怒,那眼睛的主人喃喃地自语道:“我在奔火大陆苟活了这么久,被玄炎上仙的法术日夜禁锢而无法离开奔火皇宫一步,没想到你这个负心人竟然还有心思与公主在这里声色犬马?”说着,她的左手一伸,掌中出现了一道闪着黑色光芒的符咒,随即朝着那从山坡上奔流而下的水流无声地射去。拿云和明姗公主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在水里施了符咒,他们还是任由那瀑布的水冲洗着身子,笑声不断,恍若仙境。这时,明姗公主忽然觉得体内的经脉中如万蚁乱爬,奇痒无比,而且当她低头看到自己的身子时,竟发现自己的皮肤渐渐地变得黝黑。拿云倒是没有明姗公主这种感觉,但是他背上纹身的灼热感让他觉得周围有些异样。他晓得,纹身一动,周围不是有法宝,就是有劲敌,于是,他不禁警觉起来,想叫明姗公主赶紧将衣裳穿上。可他提醒的话还未出口,却见明姗公主双眼迷离,“扑通”一声已经栽倒在水里。拿云慌忙将明姗从水里抱到岸上,从怀中掏出罗曼曼送与他的冰心丹塞进她的嘴中,不一会儿,明姗颤抖着的身子就平缓了下来,而浑身的肌肤也慢慢地褪去了那层奇异的黑色,接着他运起九识真如护体神功将明姗全身紧紧地罩住,然后起身拔剑四顾,意图寻找那隐藏在暗处的敌人。这时,在瀑布背后玩水的出出和银河神驹也感到了异样,它们急匆匆地赶过来,紧紧地站在拿云的周围,两双兽眼精光闪闪。那女窥视者见明姗已经中招,发出一声冷哼,左手掐诀,右手又闪出一道黑色的符咒,但是正当她想将符咒掷向拿云时,明显很是犹豫,她撤下了符咒,两只手抵住太阳穴,嘴里又喃喃道:“我这是怎么啦?为何嫉妒会让我变得如此疯狂?”但她一边说着,眼睛里却又流露出凶狠的目光,仿佛马上换了一个人。拿云持剑四顾了,却不见一个人影,这时他听到明姗嘤咛一声,赶紧跑到她身边,明姗这时已经醒了过来,她看拿云一脸肃然地望着他,不由得抓紧了他的手,微弱地问道:“梦天,倒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猜有人在这瀑布的水中下了毒符,不过你现在已经没事了,我给你服下了一颗药丹。”拿云温柔地道,这冰心丹是灵堡特有的解药,能解各种疯魔、毒咒,当时他离开先修界时,罗曼曼将自己仅剩的一颗送给了他。“出出,小银,你们在周围看看,到底有谁隐藏在此。我护住公主。”出出和神驹点了点头,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走去。那隐藏在树后的窥视者此时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的理智,她见出出朝着自己隐藏的树丛中一蹦一跳地走过来, 宁夏11选5中奖查询身形一顿, 宁夏11选5官网化做一道黑光悄悄地离去。明姗公主休息了一会儿, 宁夏11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江西11选5她又将手指放在口中连续吹了两声长短不一的口哨,不一会儿,阿小领着一列带刀的侍卫奔跑着赶了过来。一见到公主瘫倒在草地上,阿小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扶住她问道:“公主,公主,发生什么事了?”拿云刚才背上的那股灼热感刚刚要散去,可是当阿小靠近他和公主时,他却感觉到灼热感又隐隐约约地涌了上来,他看了阿小一眼,阿小的眼睛却慌乱地躲避着,不敢正眼看他。拿云的心里犯起了嘀咕,仔细看了看她,却发现她的头发上沾着一片小小的树叶。明姗公主除了浑身乏力之外,已经没有大碍,她对阿小说道:“刚才有人要暗算我和傲大侠,你吩咐侍卫到周围去巡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侍卫们领命巡视而去,阿小与拿云将明姗公主扶到了她的房中。就在阿小转身出去请御医后,拿云假装要去自己的房间拿东西,紧紧地跟在阿小的后面。一直走到皇宫内一处僻静的地方,拿云忽然叫了一声:“阿小!”阿小听到这叫声,身子颤了一颤,她停住脚步,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拿云。“阿小,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一下,刚才我和公主在小瀑布时,你究竟到哪里去了?”阿小低头应道:“傲大侠,阿小刚才一直在御林园中等待公主的差遣,能跑到哪里去?”“哦。”拿云邪邪地笑了一声,道:“莫非你是在树丛中打滚,要不然为何你的头发中还沾着一片小小的树叶?”阿小听到这话,身子又不经意地颤抖了一下,她的手在头发上摸着,直到摸到左鬓角那片小树叶,用手将它捏了下来扔到地上。她淡淡地笑道:“傲大侠这话是什么意思,御林园中本来就花草树木繁多,偶然头发中沾着小花骨朵啊小草什么的,实属常事。”“阿小,你不要紧张,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拿云回应淡淡的笑,但是他的笑容忽然凝固在脸上,左手捏诀,断水剑已经脱鞘而出向着阿小闪电般地飞去。阿小一时反应不过来,本能地右掌翻出,一道黑色的光芒迎向直直朝自己飞来的断水剑。可是,待她发出这道黑色的符咒时,那断水剑已经生生地在半空中拐了个弯,“嗖”地一声又回到了剑鞘之中。她这才发觉自己被拿云给耍了,而那道黑色的符咒已经击中了拿云身旁的一棵月桂树。月桂树被击中之后,那碧绿的树叶顿时冒出白色的轻烟,叶面也变成了黑色。“你究竟是什么人?在小瀑布旁放出毒咒的人是不是你?”拿云厉声问道。阿小不惊反笑,脸上竟然流露出凄凉的神情,但是那双眼睛中时而闪过一丝凶狠的眼神,使她本来秀美的脸上看起来有点狰狞。拿云见到阿小这副模样,心中竟然有了一丝丝的怜惜,这种怜惜的感觉自从他误入奔火大陆第一次见到阿小的时候就有了,但是此时愈加强烈,因为阿小总是让他想到静水村那个丑小鸭——王小摇。“我是谁你无须知道,走势图分析因为即使你知道了我是谁也只会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阿小痛苦地咬着嘴唇,缓缓地说道。拿云摸不着头脑,他着实听不懂阿小所说的这番话,但是从阿小的口气听起来,却似乎早已经与他认识了很久一般。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小云,这个静水村唯一关心自己疼爱自己的少年,往事在阿小的脑海中一幕幕地浮现出来,她心里有一个声音对自己狂喊着:小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不承认自己就是王小摇呢?但是她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不断地在告诫她:你千万不能承认自己就是王小摇,玄炎上仙到处在找小云,如果自己暴露了身份,那么玄炎一定不会放过小云的!就在拿云正在犹豫要不要将阿小带给明姗公主问罪的时候,玄炎国师却已经朝着他和阿小的方向走来,原来他在奔火神鼎中炼化玄火镜的时候,忽然玄火镜感应到皇宫内有魔气,他赶忙循着魔气的方向追赶过去,一直追到了小瀑布下,却未现有一丝可疑的痕迹,正当他想回去的时候,魔气却又出现了,于是他就赶了过来。可是,他远远地却发现傲梦天和阿小面对面地站着,也不晓得在干吗?见玄炎国师到来,阿小的表情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她毕恭毕敬地对着玄炎上仙叫了声:“国师。”玄炎对着阿小点了一下头,手持玄火镜走到拿云的面前拱手道:“傲大侠在皇宫内住得还习惯吗?”说着,他却绕着拿云走了一圈,眼睛紧盯着手中的玄火镜。拿云看了阿小一眼,不动声色地笑道:“傲某四海为家,这奔火皇宫是傲某住过的最好的地方了,呵呵。国师今日可是找明姗公主来了?”玄炎上仙看了看手中的玄炎镜,闷声闷气地道:“方才老夫在奔火神鼎旁打盹的时候,从玄火镜中发现皇宫中竟然出现了魔气,而且据老夫判断,这魔气属邪罗魔神一脉,于是就出来看看,顺便伏魔。可是老夫追到这里时,那魔气却突然消失了,真是让老夫感到奇怪啊!哦,对了,傲大侠方才是否有碰到可疑之人?”“魔气?这倒是很新鲜,傲某倒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种玩意,还有那邪罗魔神是哪一路邪道高手,为何傲某从未听到江湖上有这样的人物?”拿云对着玄炎上仙装疯卖傻,“方才我去拜访公主出来,刚好在路上碰到了阿小,我们就闲聊了起来,倒是没碰到国师所说的可疑人物。”说着,他朝着阿小问道:“阿小,方才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阿小低头道:“国师,方才我和傲大侠闲聊时,确实未曾见到有可疑之人,会不会是玄火镜的指示有错误?”玄炎看了看手中的玄火镜,自言自语地道:“看来不仅仅是我玄炎已经老了,这玄火镜也已经老了啊!”说完,他意味深长地朝着拿云看了一眼,又朝着阿小道:“阿小啊,老夫刚好有事要请你帮忙,最近我炼丹用的怀梦草已经用光了,还得到山上去找,我年老眼花,你能否陪老夫一起上山去采药?”阿小巴不得趁这个机会离开拿云,她低头道:“奔火王早就有令,只要是国师有需要,宫中每个人都不得拒绝,阿小自然也不例外。”拿云本来还想一步逼问阿小,但此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小搀着国师渐渐地远去。他看着阿小和玄炎上仙的背影,他心中很是无奈,这奔火大陆之中似乎隐藏着许多的玄机和陷井,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修为还够,都分不清,孰仙孰魔了,他嘴中不禁自言自语道:“按这种情况看来,我即使在奔火大陆再呆上十年,也无法将小摇找出来,还是回先修界先参加天炼会吧,或许蓝姨能帮我想个好办法!”拿云在回明姗公主房间的路上,算了算天炼会的日期,时间已经很紧迫了,他的心中也热切地惦念着罗曼曼,还有非我爷爷和万离堡主托付给他的收集四堡神器的任务,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沉浸在温柔乡里了,他得狠下心来向明姗公主告别。进到了明姗公主的房间,拿云看到公主斜倚在床栏,脸色已经好多了,旁边放着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他走过去坐在明姗的床边,一句话也不说,端起那碗小米粥,一勺一勺地吹凉了,喂到她的口中。明姗公主满怀爱意地看着他,那火辣辣的眼神丝毫没因中了毒咒而有所减弱,这更使得拿云下不了决心将要离去的决定告诉给她。出出和银河神驹还从未看到拿云有如此温柔的时刻。在出出的眼里,拿云虽然年纪不大,却经常有着主人的那种威严,连饭都没给它喂过一口;而在银河神驹的眼里,拿云很多时候还像是一个长大不的小男孩,任性而固执,自已有时候都还需要别人喂饭呢,更别说他给别人喂饭了……那是一碗量少得可怜的小米粥,可是拿云却足足喂了有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里,除了勺子碰到瓷碗的声音还有明姗公主吞咽的声音之外,似乎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了。终于,拿云在喂完最后一勺粥、将碗放到桌子上的同时,缓缓地道:“公主,我可能要先离开奔火大陆一阵子。”明姗公主听到拿云的话时,身子一颤,过了良久,才幽幽地道:“我明姗虽然自小生活在皇宫之中,衣食无忧,但是明姗也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也晓得好男儿志在四方……只是,明姗傻傻地以为,男女之间只要有了肌肤之亲,那么再狠心肠的男人也会牢牢地守在女人的身边……”说到这里,明姗公主的眼眶红了,眼泪夺眶而出。拿云自从认识野性十足的明姗公主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流眼泪,不由得手足无措,说实话,他平生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流眼泪,可是他似乎运气不好,偏偏让好几个女人为他流下了伤心之泪。他抚摸着明姗公主乌亮的秀发,柔声地道:“明姗,我傲梦天并非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我们虽然有过肌肤之亲,可是,我心中的难言之隐一时也无法向你说个明白。但是请你相信我,只要我傲梦天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回到奔火大陆来找你……”明姗公主听到这话时,猛地从拿云的怀中挣脱出来,她的泪水仍然从眼眶中止不住地涌了出来,脸色更加地苍白,她咬着嘴唇冷笑道:“回来找我?傲梦天,等你回来找我的时候,我都不知被父王嫁到哪一个大陆去了!没想到我明姗看中的男人也和俗世的那些臭男人一样,身体得到了,就想逃得远远的!”拿云见明姗公主说出这种气话,心中也觉得无比愧疚。或许明姗公主说得对,自己只不过是俗世中无数个臭男人中的一个罢了,能与明姗公主走得如此之近纯属那莫名的肌肤之亲,自己又有何本事给堂堂一个公主许下爱的诺言呢?他站起身来叹了口气,却看见银河神驹趴在窗台下憨厚地看着他,而出出偎依在神驹的身旁,脸上带着痴迷的神色,两只神兽仿佛是在看一场由他和明姗公主主演的爱情悲剧。又过了好一会儿,明姗公主挣扎着要下床,她胡乱地披上了一件轻纱,赤裸的双足在床榻下寻找自己的靴子,可是她的身子太虚,身形一晃瘫倒在了床下。拿云见状赶忙上前去要将她给扶起来,她却一把甩开拿云的手,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她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门外,大声地喊道:“来人啊!”两名高大的奔火侍卫听到喊声立刻冲进房里来,低头抱拳问道:“公主有何吩咐?”明姗公主冷冷地道:“你们马上到傲大侠的房里帮他将行旅收拾好了,马上送他出城,我要他马上在我面前消失,我再也不想见到他!听见了没有,如果让我在奔火大陆上再见到他,那你们两个就准备把头颅挂在午门上晒太阳吧!”“是!”两名倒霉的侍卫不晓得明姗公主在发什么火,但是他们想也不敢多想,就对着拿云道:“傲大侠,请吧!”拿云看了披头散发的明姗公主一眼,无奈地摇摇头,既然她如此决绝,自己也无须再说什么了,而且他知晓明姗公主是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他不想连累这两名无辜的侍卫。于是,他最后说了句“公主保重!”,就转身往外走。出出见主人往外走去,赶忙从地上窜起来,连蹦带跳地跟了上去;而银河神驹还惦念着公主对它的喜爱,它摇头摆尾地走到明姗公主的身旁,伸出舌头舔了舔公主的手掌,然后也默默地走出了房间。门被侍卫掩上了,静姗公主在床边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忽然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天色渐黑,拿云和出出骑着银河神驹出了奔火城。回望灯火渐次通明的奔火皇宫,拿云心中感叹道: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有时待你如珍宝,有时却弃你如旧履。算了不去想她了,还是早点回先修界参加天炼会吧!

  体彩大乐透第2020032期回顾:开奖号码:02 03 09 16 32   03 04,前区奖号奇偶比为2:3,大小比为1:4,三区比为3:1:1,后区奖号奇偶比为1:4,大小比为0:2。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相关文章

走势图分析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新疆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