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自己最没注意的这个小伙计

[ 来源:http://www.bjyhkc.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下午时分,若焰镇,莫生茶坊。人群熙熙攘攘,前来喝茶的人络绎不绝,三三两两地凑成一桌,谈笑风生。看来这个被奔火王视之为隐患的小镇并没有拿云想像中的那样到处是凶神恶煞。拿云刚拣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一个满脸堆笑的小伙计就殷勤地上来问拿云道:“客官,请问来点什么?”“来一壶你们这边最好的红茶,还有咸的甜的茶点各来一样。”拿云的家就是开客栈的,自然对这些东西不陌生。小伙计笑道:“看来客官是懂得养生之人,下午时喝红茶可以抗衰老、壮骨骼;茶点由咸到甜,日日回味无穷!”说完,他将手中的毛巾往背后一甩,边往回走加大声朝里屋喊道:“上等若焰红茶一壶,咸甜点心两样!”拿云摇头笑笑,眼睛却暗暗地在茶坊中扫视着。既然邪罗魔神约他来到这“莫生客栈”,那他一定在这里面布上了眼线,只要自己一出现,应当就会有人去禀报邪罗魔神。但是,任他仔细地辩认,却看不出这茶坊内有任何可疑之人。这时,红茶和茶点已经上来了,拿云这时肚子也饿了,于是边喝茶吃将茶点一扫而空。正吃着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琵琶弹唱,那声音字字如珠落玉盘,清澈动听。“旋看浊无比,众仙疑是妖魔累。解衣卧青山,画船人倚栏。情迷罪恶底,宽膛偎红翠。人悄忆珊珊,语商哦苍茫……”拿云忍不住转头而看,一看之下,却大吃一惊:阿小何时变成了卖唱的歌女,手持紫檀琵琶,婉转而唱。他感到背上的纹身开始有些灼热,而怀中那三颗戒指中的一颗似乎也蠢蠢欲动。他以为自己看错了,阿小明明在奔火皇宫内的,为何会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卖唱。他赶忙喊道:“伙计,伙计!”那小伙计满脸堆笑地凑到了拿云的跟前,问道:“客官有什么吩咐?是否要来颗新鲜的人心?”拿云只顾着弹琵琶的阿小,没认真听伙计的话,他指着阿小问小伙计道:“那姑娘你认识吗?“客官有什么吩咐?是否要来颗新鲜的人心?”小伙计还是重复着刚才那句话。这时,拿云才如梦初醒,他反应过来,大声喝道:“你说什么?”小伙计还是满脸堆笑,他不急不缓地答道:“客官,上等的若焰红茶,配上新鲜滴血的人心可是固精壮阳的秘密配方!”“你究竟是谁?”拿云拍着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断水剑已经在手中祭起。那小伙计忽然狞笑一声,他将原本搭在肩头的毛巾朝前一甩,那毛巾已经幻成一只狼牙棒,而他那原本满脸堆笑的脸也在瞬间变成一个骷髅。拿云往后一退,准备驭剑迎敌。这时,一阵飞沙走石从莫生茶坊的窗户四面八方地吹了进来,一时间整个茶坊里狂风大作,分不清东南西北,拿云迅速运起九识真如护体神功,将自己紧紧地保护起来。过了一会儿,那飞沙走石骤歇,拿云却发现整个茶坊已经消失,自己站在一个无边无际的荒野上,而那个手持狼牙棒的骷髅伙计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旁边还伏着一只闪着绿光的恶狼,嘴里叼着一颗血淋淋的黑心。拿云倒没想到,自己最没注意的这个小伙计,竟然就是恶魔所幻化。“你不是邪罗魔神,快把那邪罗魔神那厮给我叫出来!”拿云将手中的断水剑朝着骷髅伙计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风驰电掣地杀向骷髅伙计。“轰!”骷髅伙计将狼牙棒横在面前,牙尖上射出无数的绿色光芒,将断水剑的剑气生生地挡住了。可是,他倒退了好几步才好不容易站住,这时,他已经离那只恶狼有好几米远了。拿云纹丝不动,剑尖点地,冷冷地看着这个不知名的魔界对手,或许叫对手还把对方抬高了。刚才他只用了一成的真气就将这个骷髅打退了好几步,实在是不堪一击,他不明白邪罗魔神为什么会派出这样低级的爪牙来送死?那骷髅伙计再次走到恶狼的身旁,再次举起手中的狼牙棒。拿云冷哼一声,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断水剑中,只见那水一样的光芒在剑身上流动着,背上的灼热感已经渐地加强,只是在灼热感加强的同时,他却似乎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眩晕,眼前闪过群魔乱舞的幻觉,而怀中一颗幻戒像珠子一样滚动了一下。骷髅伙计狂笑着,手持狼牙棒朝着拿云冲了过来,而他身旁那匹叼着黑心的恶狼也跟着他跑了过来。拿云定了定神,眼前的幻觉消失了,他看到一人一狼朝着他奔跑而来,手中的断水剑脱手而出——“轰!”又是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气流挟着破碎的白骨和四溅的红色液体朝着拿云迎面而来,他动也不动,九识真如将他全身紧紧地包住,那骨头那鲜血离拿云还有五米之远的时候就已经反弹散开——骷髅和狼都消失了。收剑入鞘,拿云对着这一片荒野大声地喊道:“邪罗魔神,你快快现身!我知道你是冲着我来的,我已经来了,快将王小摇给放了!”他的声音在空旷的荒野中回响了许久,却还不见有任何的踪影。天地间一片沉寂,只有那亘古不变的风鬼哭狼嚎地穿过这空荡荡的山野。拿云侧耳倾听,企图从这呼啸的风声中捕捉到一丝丝邪罗魔神的行踪。就在这时,拿云看到了天空中黑压压地飞来一群东西,远远的望去就像一群黑色的大鸟,他立刻将断水剑又放在手中祭起,这时,他背上纹身的灼热感已经让他热血涌动,他晓得只要再来两个魔界的敌人,那背上的青龙就会冲天而起。鱼,拿云看到那黑压压的一片竟然是鱼,各种各样的鱼,而不是飞鸟。他眉头一皱,心里想着邪罗魔神又派了哪一个爪牙来吓唬自己了,不由得将体内的真气释放出九成,打算将这个爪牙一击而溃。“召来一阵鱼,是不是让我抓回去下酒的?”拿云暗暗嘲笑道。那鱼群很快地将拿云头顶上的天空给笼罩住了,并且在天上游动着,仿佛那无色的空气就是水流一般,更奇怪的是那些鱼鳞的颜色与正常的鱼鳞不同,都闪着黑亮的光芒。拿云沉住气,他倒想看看这鱼群背后是什么样的高手。鱼群在半空中游动了一会儿,忽然,那一条条鱼如万箭齐发,闪电般地朝拿云射来,拿云发出一声冷笑,将九识真如神功护住体身,同时手中的断水剑一抖,剑气幻成一道道的剑花朝着那箭鱼攻去。可令拿云感到奇怪的是,断水剑的剑气迎向那一条条黑色的箭鱼时,却仿佛碰到了一团团无形的空气,不仅有如无的放矢,反而觉得剑气被那一条条的鱼所吸住了, 宁夏11选5彩票网没有办法收回, 宁夏11选5彩票平台并且那没被剑花所挡住的黑鱼仍旧像飞箭一般朝着拿云袭来!幸好, 宁夏11选5中奖查询拿云早已经用九识真如神功护体, 宁夏11选5官网即使那些飞鱼速度再快,也无法欺近他的身体。拿云觉得心里一惊,这种以柔克刚的法术让他想起了天演会上与蓝姨的那一番演示——以剑断水水更流。莫非,这群背后的高手就是蓝姨的师父鱼王?但是,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再猜想了,他心念一动,手中的断水剑一抖,然后一个横劈,使出了断水剑第二式“断水凌波”,这一招式变纠缠为超脱,剑气凌空横行,将一道道的剑气凝成一片,那黑鱼想化整为零就没那么容易了。那鱼群见拿云将攻势转为守势,也随之改变策略,数万条黑鱼朝着拿云直冲而来将拿云紧紧地围住,渐渐地将拿云围成一个黑茧的模样。拿云虽然有九识真如护体,但这黑压压的鱼将自己包裹得如同一个蚕蛹,眼前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周围的状况。他大喝一声,背上的衣服已经爆裂而开,那纹身上的青龙离身而起,借着冲天的气势,将那鱼茧冲得七零八落。拿云这才没有了方才那种窒息感。那青龙冲天而起后,拿云暗暗地将体内的真气转为至阳,他能感觉到背上的太极图在旋转着,他在等待着时机,防守只是权宜之计,不主动出击,他要耗到何时?上次与醉浪仙一战,他已经深谙自己纹身的特性,面对强大的对手,只要分辨清楚他真气的属性,他就能找到对方的弱点,然后奋力一击。拿云慢慢地等着,直至他感觉背上的纹身已经转到阳极,他知晓体内的真气已经全部转换成至阳,于是,那空中的青龙忽然全身通红,散发出火山岩浆般的热气,朝着黑压压的鱼群怒吼而去。果不其然,那青龙冲进鱼群之中时,那一条条黑鱼就像一个个破碎的气囊顿时化为乌有,嘶嘶地在空中作响。原来那黑鱼属至阴之气,所以能将拿云刚才的剑气无形地吸住,但是这时被这至阳的青龙所袭,只能灰飞烟灭!拿云心中大喜,大声地喊道:“邪罗魔神,快将阿小放了,否则,我可要真的不客气了!”这时,鱼群忽然散去,很快天空就又亮了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荒野中笑道:“小子,看你年纪轻轻,脑子倒是蛮灵活的嘛!”拿云朝着那声音又大声地喊道:“你是谁,是不是邪罗魔神?有什么事你就冲着我来,快快把王小摇给放了!”“我是谁?哈哈哈!我不过是鱼群的主人而已。但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那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荒野上回荡着,然后渐渐地消失了。拿云举目四望,那无边无际的荒野上除了风声呼啸,连一个鬼影都没有。他不由得跺跺足,恨自己未能趁热打铁,在击溃鱼群的同时,把鱼群背后的那个人给揪出来。现如今,新疆11选5他要到哪里去找邪罗魔神,哪里去找王小摇?正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尖锐的笑声又在空中响了起来,这笑声一进入拿云的耳朵,竟有如魔音一般,让他无法忍受。“盟主,看来你还是阅历太浅。我并没有抓走王小摇,我只不过是编了一个谎言,你就这么轻信地赶了过来。唔,而且从这件事上看来,你还是太感情用事,而一个弑仙盟的盟主绝对不能感情用事,他的心中只能有两个字:弑仙!”那尖锐的声音把拿云的耳膜都快给震破了。拿云勉强用体内的真气抵抗住这让人发疯的声音,嚷嚷道:“别盟主盟主地叫了,我只关心小摇现在情况如何?”“哈哈哈,罢了罢了,哪个少年不多情?老夫已经告诉你了,我并没有抓走王小摇,她、她应当还在奔火大陆吧,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尽到奔火大陆再去核实一番!”这话一说完,那尖锐的声音也迅速地从荒野中消失了,只留下拿云一个人手持断水剑孤独地站着。拿云又是一阵茫然。去奔火大陆找王小摇?如果自己知晓王小摇身在奔火大陆的哪一个角落,那自己不就早就将她找到了,还用得着如此煞费苦心吗?但是,他此时不由得想起来刚才在“莫生客栈”里所看到的那一个幻觉:阿小弹着琵琶,婉转而唱。难道阿小就是当年的那一个丑小鸭王小摇?想到这里,他又在心中否定了自己的猜想,但是他又想到先修界用法术将自己易容得美仑美奂的那些修真者们……算了算了,看来还是得再到奔火大陆去一趟,否则自己如何能心安理得地回去先修界?拿云下定了主意,将出出和银河神驹从香囊中幻化了出来,刚才的一战已经将他体内的真气几乎耗尽,他不得不求助神驹了。“主人,主人!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荒无人烟?”出出一幻化出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拿云无心再跟出出解释,苦笑着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他又朝着神驹道:“小银,带我们去奔火大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御剑了。”银河神驹点点头,表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示意他们骑上去。出出又好奇地问道:“奔火大陆又是什么地方,我们去那边干吗?”“那是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去了你就不想成为古宇宙第一幻兽了。”拿云开玩笑地说道,但是他的心中不由得想起了明姗公主那挂满了晶莹水珠的胴体。“阿小,这几日你跑到哪里去了?”明姗公主一脸的不满。那日她派阿小送傲梦天出奔火城,结果傲梦天走了,阿小也失踪了好几日,她叫人在奔火皇宫内找了个遍,却无人知晓阿小的行踪,她不由得怀疑起来。按照宫里的规矩,未经她的同意,任何侍女均不得擅自离宫,要不是阿小体贴可人,像自己的姐妹似,她早就将阿小火刑伺候了。阿小任由明姗公主责骂,吭也不吭一声,等到明姗公主骂完了,她才笑道:“公主,那日我送傲大侠出了奔火城,结果在城中遇见一个多年不见的闺中女伴,我们久别重逢,她非要拉我在她家中住上几日不可。阿小晓得宫中的规矩,但是想到公主平日里待阿小如同亲生姐妹,定然不会怪罪于我,因而就擅自在那女伴家中羁留了几日。都怪阿小自做主张,惹您生气了!”明姗公主嗔怪道:“这次饶了你,不许再有下次了。你也晓得,偌大的皇宫中只有你才明白我的心思,这几日你一不在,我都闷死了,有心事也找不到人可以倾诉个痛快!”阿小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道:“公主的心思阿小自然知道。我偷偷地告诉你一个秘密,是有关傲大侠的!”“哦?”明姗公主双颊绯红,眼睛里却火辣辣的,一副迫不及待的神情。阿小也不卖关子,道:“那日晚上,我送傲大侠出城的路上,那可恶的傲梦天一直在追问关于公主的情况,什么业余爱好啦,生辰八字啦,有无婚嫁啦,为人如何啦,讨都讨厌死了。”“阿小,那你有没有告诉他?”明姗公主抓住阿小的肩膀。“当然没有啦!”阿小眨了一眼睛,翘起小嘴道:“那傲梦天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你是奔火大陆的公主耶!公主的事情岂是他一个平常之人可以随便乱问的!”公主听到阿小的话,急得口不择言:“阿小你也忒大胆了,为何你不代我向傲梦天回答?你是想被绑在奔火柱上烧成烤猪啊你!”阿小“扑哧”一笑,问道:“我可不想被烧成烤猪!不过,阿小想斗胆问一句,那傲梦天是不是公主的梦中情人,要不然公主何以如此关心他的问话呢?”明姗公主看阿小这得意的神情,才晓得被她给耍了,她用拳头使劲地捶着阿小,笑道:“原来你是在取笑我!”阿小任由公主捶了一会儿,才笑着问道:“公主,火隐那边的情况如何?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公主听到阿小的问话,停止了打闹,郁闷地道:“一点消息都没有。按理说火隐也算是奔火大陆第一追踪手了,我以前交给他的任务,从来都是完成得很漂亮。但是,这一次派他去追踪傲梦天,却连一丝丝的消息都没有,人也没有回来,不知晓倒底是怎么回事?这次要是火隐回来,本公主非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不可,是死是活总得给本公主一个消息啊!”阿小脸上又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她安慰道:“公主不必担心,火隐并非等闲之辈,他的追踪术与武艺均不俗,可能是到静水大陆之后耽于酒色,因而回来得晚一些罢了。”阿小还想再安慰几句,一个奔火侍女进来对着明姗公主禀报道:“公主,奔火王请公主到王殿去一趟,说有要事相商?”“哦?”明姗公主心里觉得奇怪,父王知晓自己从来不过问奔火大陆的国事的,为何今日突然要自己到王殿这样一个商量大事的地方。她对侍女道:“你去禀报父王,我呆会儿就到!”等侍女退了出去,明姗公主自言自语地道:“究竟是什么事,父王要叫我上王殿?”“公主,阿小回宫时,听别的侍女说,静水大陆的宇歌王子今日浩浩荡荡地来拜访奔火王,也不知所为何事?”明姗公主一听到是宇歌王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郁闷地道:“这下事情不妙了,这个书呆子可能又是向父王提亲来了。”阿小帮明姗公主梳妆完毕,一起来到了奔火王殿。看样子,坐在王座上的奔火王和宇歌王子聊得正欢,他面带红光,不住地抚着火红的胡须,时而微笑,时而大笑,而宇歌王子则温文尔雅地不住点头。王殿的正中央堆砌着大大小小的精美箱子,看来是宇歌王子要送给奔火王的礼物。明姗公主进到了宫殿中,坐在了奔火王身旁,瞄了宇歌王子一眼,眼睛中流露出厌恶的神色,说实话,她自小生活在尚武的奔火大陆,对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有着一种天生的藐视。奔火王虽然知晓她已经到来,却还是与宇歌王子聊得不亦乐乎。明姗公主知晓父王是个坐不住的人,整日耽于歌舞游猎,哪有心思去看那些圣贤之书,只不过他是个爱面子的人,时不时也会附庸风雅,以示他不仅尚武而且崇文。明姗公主虽然不看书,但是记忆力超群,她听了一会儿父王与宇歌公子的谈话,就发现父王对宇歌公子所说的都是前几次宇歌公子前来相亲时所卖弄的学问。奔火王记性差,听宇歌公子说过几遍,就忘记了这话的出处,以为这是自己的知识了,因而竟然拿出来向宇歌公子卖弄,幸好宇歌毕竟是温文儒雅之人,也不揭穿,只是不住地微笑点头,让奔火王得意洋洋。明姗公主等了好一会儿,见奔火王谈兴很浓,自己却听得忍俊不禁,赶忙打断他们的话题:“父王,您将女儿召到王殿来,究竟有何大事啊?”“唔,本王只顾着与宇歌王子研究学问,倒忘记最重要的事了!呵呵!”奔火王粗声粗气笑了起来,但是,随即他又一本正经地说道:“女儿啊!人家宇歌是静水大陆的王子,王位的唯一继承人。你看看,身份这么尊贵的人,为了你,单单为了你!人家不远万里,锲而不舍、接连十次亲自上门求婚,朕做为一个男人看着都心动,为什么你不心动呢?”宇歌王子听着奔火王的话,面不改色,仍旧是面带微笑,他那种爱怜的眼神让明姗公主毛骨悚然。明姗公主不说一句话,心里想:如果你心动你就嫁给他,反正我不嫁给这种书呆子,再说了,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叫我如何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但是,她心里想是这么想,嘴上却不敢当着奔火王说出来。奔火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的王国内,只有这个小女儿敢违抗他的意愿,但他也没办法,谁叫他最为疼爱明姗呢?他叹了一口气对宇歌王子道:“王子,你看朕从小把她给宠坏了——”但他话还没说完,一个御卫跑进来禀报道:“大王,我们刚刚在皇宫的御林内抓到一个可疑的人,怀疑是刺客,请大王处置!”“哦?”奔火王兴致又上来了,处置刺客可是他生平的爱好之一,他也不顾宇歌王子在场,问道:“那人长什么模样?”“禀大王,这人脸上戴着金色面具,坐骑狮头马身。”明姗公主听到这个消息时,本来苦着的脸忽然灿烂起来。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文章来源:道弈

,,贵州11选5投注
相关文章

新疆11选5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新疆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